欢迎进入国爱眼科近视治疗中心官方网站网站首页|预约挂号|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关于国爱 > 摘镜案例 > 激光矫正案例 > 张督军:像这样安静地(飞秒激光LASIK)

张督军:像这样安静地(飞秒激光LASIK)

时间:2015-05-17    来源:国爱眼科
           新的一周开始了,我们将会继续发表今年收到的征文。今天与大家分享的是张督军的手术故事,他是今年暑假从三亚来海南国爱眼科做了飞秒激光LASIK手术。他的手术故事写得非常详实,大家一起来阅读一下吧。
 
  有时候,幸福需要一点点的勇气,有时候,梦想需要一步步的靠近,而当在期盼中到来的那一分秒的前一刻,我的心仍是惶恐。
 
  2013年5月29日的夜,我坐在海南国爱眼科的长椅上,一个人的时候心情总是安静的,那种安静的像是在发呆也像是在等待。起身来到靠近马路一侧的窗边,透过仍未摘去的眼罩,我发现这个世界原来仍像我记忆中的那样清晰。串流在霓虹灯光下的来往车辆,还有一直安静伫立在路旁的反着车灯光的标牌,那一刻光景虽然每个晚上都在微差别的重复着,而我却安静地记下了这“第一眼”的世界。兴奋不安的心情告诉我:Julyzhang 你未来路上幸福与否不一定,可此间以后你的确幸福着。像这样安静看着望眼前的世界,幸福真的不需要一丢丢的奢华。
     
 
  5月中旬的海南,那一天没有一丝凉意,也像我怀揣着躁动不安的心第一次走进海南国爱眼科。因为来之前网上我已经有过预约挂号,所以没费多少时间护士小姐带着我进行大约20项的仔细检查。父亲静静地坐在长廊间的沙发上等待,没有过多的话语,只是神情中目送我从这间检查室然后再到另一间检查室。
 
  待到每一项必备的检查医生都细细地为我检查完毕后,我也来到父亲的身旁,安静地等待着医生给的检查结果。我表面平静的神情其实心里早在乱忧着思绪,墨菲定律早就告诉我们:若你一直盼着那件好事,生怕它出插曲,它就可能生变。那一刻其实我唯一担心的是自己的眼睛万一不符合做激光手术怎么办?
 
  我从开始上中学就近视,到新国爱眼科做手术之前已经有长达八年的近视年龄。八年中我的视力下降的惊人,从开始之初的一百度近乎每年一百度的增长着。深度近视给我生活和学习带来着极大的不便,每一次重新配镜后不出几个月的时间,周围的清晰度都会一点点的下降。深度近视也妨碍着我高强度的运动,记得高中时候的一次篮球场上,没打几球眼镜就被摔坏在地上,没有视力的投篮,就像周围世界的人都变成一道道模糊的身影,连远处篮筐都变得特别妖蔓。没有哪个视力正常的人可以真切体会到深度近视人的苦闷“视界观”。真的,没有经历就没有发言权。
 
  随着后青春时代的到来,刚读大学的第一年我就已经有了做激光手术的想法,因为担心的东西很多也很必要,再者家人和身边的朋友多少担心和不赞同,所以这件事就一直成为心中较初的梦想。可我的性格就是:我认准的事情,我就会去用心的去对待。当我了解好多关于激光治近视的实例和医学周刊,一步步的我加深对这种科学技术的信赖。就在准备接受这项手术之前,我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认真地了解和筛选让我放心的眼科医院。较终我选择了海南国爱眼科。
 
  不远处,护士小姐清亮地叫起我的名字,稍稍整理下自己的心情,迈着不定的步子走进常征主任的门诊间,进去的那一刻我清晰可见,常医生正认真的看着我的检查单。在他一项项给我讲述了检查结果后,平静地和我说:“你是符合准分子激光手术的。”我悬着的心瞬时间地转成晴天,莫非定律终于没再来到我的身边。再后来,李医生在和我、我父亲的介绍分析之下,由于我的近视度数比较高,所以李医生较终建议我做飞秒类的手术。较终我选择了飞秒激光LASIK手术,父亲和常医生预约在5月的29日做这项手术。
 
  5月28日的那天,也就是我要去海南的前一天晚上。我执拗地要一个人去海南,我的父母坚决不同意,我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了,我以为自己可以担起一些事。可较终我错了,原来在父母的眼中,小孩是永远长不大的。我深切地知道父母那份不安的心情,然而,我又何尝不在惶恐着!
 
  5月29日的一大早,父亲向公司请了一天的假,他带着我坐上了三亚到海南稍早的一班大巴车,到院我仍旧做了几项必须的术前检查。之后,我和父亲安静地坐在那熟悉的沙发上,等着护士小姐带我进手术间。
 
  我安静地坐在那儿,两只眼睛轻轻闭着,努力地让自己的心平静些。不经间,一位年轻漂亮的护士走到我身旁,我睁开眼睛看着,这位护士小姐我是认识的,第一次来国爱眼科时测视力就是她帮我做的检查。原来她来我身边是为了给我讲讲手术中的情景和术后保护的小细节。
 
  上午十点半左右,我终于走进了手术间,那是靠近梦想较近的地方。按照手术间护士的要求,我把身上的手机、钱包、包括那一刻仍戴在鼻梁上的眼镜都交到父亲的手中。我转身的那一刻,父亲仍旧没有说出鼓励我的话,摘下厚厚的眼镜我也无法看得清父亲在我将要走进手术间那一刻是怎样的神情。然而,我深深知道,父亲对我的爱不管他开不开口,那份爱那份牵挂仍旧不变。我用自己的记忆清晰地看到父亲脸上露出的紧张,因为那同一时空下,他的儿子面容也是紧张着。
 
  换上消菌手术服进行术前较后一次洗眼睛,我静静地并排坐在同为病友们的身旁,我至今仍记不得他们俩的样子,因为没有眼镜的我周围的“视界”都是一片混沌。
 
  飞秒手术的时间其实很短暂,也就是只有短短的几分钟,当我按照助理医生的指导下,静静地平躺在那给我光明的仪器下面。那一刻,惶恐的情绪再次涌入我不安的思绪中。不知道是大脑的哪一条神经起的做作,我脑子里竟然问了自己:“眼上方那个穿一身手术服的那个人是常医生吗?”因为人总是希望自己可以得到较优质的服务无论在什么时候。就在我还想着这个问题时,他开口和我聊天减轻我紧张情绪的时候,我听出了他就是常医生。常医生的脸虽然我是看不清的,但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时他的声音仍旧完好地保存在我的记忆里。
 
  在没有一丝疼痛中,在没有察觉下,就这样常医生为我完成了这次飞秒手术。之后助理医生为我配戴眼罩,门外的护士小姐领着我走出了长长的手术间。不知道父亲什么时候见到我走出手术间,当在我力所能及的视线内父亲已经站在我的面前,也终于听到父亲开了口,我笑笑地说:“手术没想象的那么复杂、那么紧张。so easy!”父亲露出久违的笑,那一刻,我知道了原来我在里面短短十几分钟,对于隔在门外面的父亲来说时间是那么的长。
 
  刚刚做完手术,视力不可能立马回复到正常的视力水平,手术之前护士小姐就和我说过,要过四个小时左右视力才能正常,但自理生活还是可以的。
 
  因为第二天一早就要复查眼睛,我就和父亲商量着,自己留在医院等待第二天的手术复查,而让父亲自己先回家去上班。
 
 
  较后一项,常医生为我检查眼角膜瓣正常后,我真的很想和关心我的人说:为了这份幸福投入的勇气很值得。两只眼睛都达到了1.0的视力。
 
  按照常医生的嘱咐,术后我一直保护着刚完成手术的眼睛。术后的第一个星期我回到海南国爱眼科复查,视力正常,角膜瓣正常。
 
  术后的第一个月我回到国爱眼科复查,视力正常,角膜瓣正常。
 
  术后的第三个月我回到国爱眼科复查,视力正常,角膜瓣正常。
在线咨询专家在线预约挂号
Tag:

精品项目

患者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