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国爱眼科近视治疗中心官方网站网站首页|预约挂号|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医院动态 > 医院新闻 > 忧心!海南学生眼疾病初筛阳性率35.82%

忧心!海南学生眼疾病初筛阳性率35.82%

时间:2019-01-22    来源:国爱眼科

    [海南日报转载]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近日作出重要指示指出,我国学生近视呈现高发、低龄化趋势,严重影响孩子们的身心健康,这是一个关系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大问题,必须高度重视,不能任其发展。

    8月30日,经国务院同意,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体育总局、财政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提出了新时代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阶段性目标。

    近期,关于青少年视力健康的话题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之一。而实际上,早在今年3月,我省就已经开展了学生眼疾病筛查工作。初筛结果令人忧心,截至8月31日,我省已完成约28.85万名学生的眼疾病初筛,初筛阳性人数10.33万人,初筛阳性率35.82%。

    9月3日开学第一天,在海口海之南外国语实验学校开展的“国旗下的讲话”活动中,爱护眼睛成为这个活动的第一个重要主题。“应该让全校师生都意识到爱护眼睛的重要性。”校长张洁说。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已引起社会各界高度重视,但要更好地呵护青少年的视力健康,无论是政府、教育机构、医疗机构,还是家长,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被偷走的视力

    初筛已完成约28.85万人

    10多万人视力异常

    初筛结果

    幼儿园初筛阳性率为9.41%

    中小学初筛阳性率为42.76%

    9月5日上午,在东方市八所中学初中部的教室走廊内,学生们正排着队等待进行眼睛检查。当天,由东方市人民医院、八所镇卫生院、东方市妇幼保健院等医疗机构抽调的医生在这里为学生开展眼疾病筛查。

    为全省幼儿园及小学、初中学生筛查眼科疾病,被列入了今年省委省政府为民办实事的10大事项之一。今年3月,省卫生计生委联合省教育厅印发了《海南省学生眼疾病筛查项目方案》,计划在2018-2019两年间,开展全省学生眼疾病筛查工作,其中2018年计划筛查60万人,2019年计划筛查70万人。筛查对象覆盖3-15岁的儿童、青少年。

    “我们开展这个项目,就是希望能够通过筛查和复查,预防近视,或者在孩子近视后控制近视的发展。”省卫生计生委妇幼处处长吴树行说。

    根据省卫生计生委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31日,全省各市县筛查小组共完成初筛约28.85万人,初筛阳性人数10.33万人,初筛阳性率35.82%。

    其中,幼儿园初筛共60021人,初筛阳性人数5646,初筛阳性率为9.41%(其中视力检查异常率8.85%、眼位异常率0.39%、其他眼病0.48%),异常原因主要为视力检查异常。

    中小学初筛共228477人,初筛阳性人数97689,初筛阳性率为42.76%。原因多为视力检查异常和屈光度异常,分别为38.34%、28.91%。海口、三亚等地初筛阳性率较高。

    项目专家组组长、海南省眼科医院副院长肖璇博士强调,这个数据只是基于目前完成的筛查量进行的统计,样本量并不全面。随着之后筛查工作的推进,数据可能会有所改变。“在完成全部筛查工作后,我们还需要对屈光度异常的学生进行进一步的分析调查,这需要对他们的用眼习惯、升学率、学习成绩、课业负担程度进行详细的调查。”肖璇说。

    而在2016年-2017年,海口市也曾对中小学校学生开展视力筛查工作,并建立学生的视力健康档案。根据承办单位海南国爱近视治疗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对全市19所学校共5.8万余名学生进行筛查后,发现视力异常人数占54%,其中低度近视比率为47%,中度近视比率为39%,高度近视比率为10%。小学生中以低度近视为主,比率为62%。而中学中度近视和高度近视的比率则远远高于小学,其中初中学生中度近视和高度近视的比率分别为42%和10%,高中学生中度近视和高度近视的比率分别为50%和16%。“但这些数据还是低于国家平均水平的。”海南国爱近视治疗中心院长顾国贞博士说。

    近视背后的危机

    近视加深会带来可怕的并发症

    高度近视的危害或在十几二十年后显现

    近视原因

    户外活动时间不足

    长时间近距离用眼

    不当使用电子设备……

    自从上了小学五年级,海口某私立学校学生李家轩明显感觉作业多了。“有时候写作业写到晚上11点。”李家轩的妈妈说。

    而在海口市一家公立小学上五年级的赵旭阳也有同感,每天放学,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写作业,他说:“不快写,怕写不完。”

    顾国贞介绍,导致青少年近视的原因很多,其中包括遗传、眼疾等,而长时间、近距离用眼是导致孩子近视的重要原因。

    “我家孩子暑假的大多数时间都在用手机玩游戏。”三亚市小学3年级学生的家长许丽华非常担心电子产品使用时间过长对孩子视力的影响。对此,顾国贞表示,如今人们常用的移动电子设备如手机、IPAD等,也是近视形成和度数加深的重要推手。

    除此之外,多数人不知道的是,缺乏足够的户外活动也会影响视力。肖璇介绍,目前,在业界的共识中,每天两个小时在阳光下的户外活动能够有效预防近视的发生。记者在对海口、琼中、琼海、三亚等多个市县的几所中小学校的随机采访中发现,大部分学校学生在校的户外活动时间不足两小时。

    “很多学生不愿到户外活动。特别是夏天,他们连体育课都不想上,宁愿待在教室里看书。”琼中一所中学的王老师告诉记者。

    对于很多学校学生课业负担重以及户外活动不足的现象,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曾维陆表示,省教育厅对于中小学校学生的课时安排中有专门的要求,下午要安排不少于1课时的课外活动。同时,对课外作业的时间也有详细的要求,比如小学一至二年级作业当堂完成,不留课外作业;小学中、高年级只布置语文、数学两科课外作业。作业总量中年级每天不超过30分钟,高年级不超过45分钟。初中布置语文、数学、外语三个学科的课外作业,作业总量每天不超过1.5小时。曾维陆表示,每年教育厅都会针对这些内容对各学校开展专项检查,督促学校规范办学行为。但他也表示,在这个过程中,的确存在学校不严格执行的情况,“我们也不时会接到举报,并对学校进行查处。”曾维陆表示,保护青少年的眼健康需要各方努力,他呼吁学校和家长们要改变让学生靠“刷题”的方式提升成绩的思想。

    “很多家长不知道,近视的不断加深,会带来很多可怕的并发症。如视网膜脱离、黄斑病变、继发性青光眼等。这其中很多严重者会致盲。”肖璇表示,“即便是做了屈光手术,也只是帮助其摘掉眼镜,但会导致并发症的危险因素仍然存在。”

    “近视度高于600度且伴有严重眼底并发症的一类高度近视称为病理性近视,常导致视力不可逆的损害,甚至失明。目前病理性近视已成为主要的致盲因素之一,位列我国致盲因素第二位。”顾国贞表示,高度近视的危害可能会在十几二十年后显现,但到那时再治疗已错过了较佳的干预和治疗时机。

    持久的眼疾“狙击战”

    拯救视力,须多方合力,学校、家长和

    眼防控中心三方共管才不留空当

    医疗机构:完善眼健康档案,动态监测

    学校:培养保护视力意识,增加户外活动

    家长:控制孩子使用电子设备时间

    “青少年近视防控,我们要做三重防控、三级检查,并选择适当的干预方式等。”在多年的工作中,顾国贞总结出了防治近视的一些方法。

    “三重防控就是要预防近视眼的发生、预防近视眼的发展和预防近视眼的并发症。”顾国贞解释道。三级检查,一级检查是每半年进行1次裸眼视力及电脑验光检查,筛选初高位预警人群,发现视力有波动现象的学生,应及时记录在案,为进一步进行眼屈光检查提供科学依据;二级检查为屈光检查:对视力低于5.0的学生通过检测进行眼屈光分类,需进行视力、电脑验光、综合验光、眼压、眼底检查、眼前节、眼轴等检查,为采取针对性的干预指导提供科学依据;三级检查为视功能检测:对视力低下学生需进行视功能检测,包括斜视、调节与集合功能、立体视觉的检测等。检测的目的是找出学生视力低下的发生原因和类型,为其制定一对一的治疗方案,从而实现早干预和早治疗。

    肖璇建议家长,每半年带孩子到专业医疗机构进行一次检查监测,一直延续到18岁孩子视力相对稳定后。

    增加户外活动时间是防止近视发生的较佳方式之一。“户外光照度是室内光照度的数百倍,自然光线刺激视网膜中多巴胺的释放,阻止眼球在发育阶段被拉长。”顾国贞介绍,每天接受2小时以上,一周不少于10小时的户外光照,能让孩子发生近视的几率降低10%。她希望学校、老师、家长能够积极配合,引导孩子进行更多的户外活动,“其实在户外活动并非一定要做强烈或者冲撞性的运动,哪怕是带着孩子们坐在太阳底下讲故事,或者做些温和的小游戏,对视力也是有帮助的。”

    拯救孩子的视力,须多方合力。顾国贞表示,学生视力健康管理需要全社会的重视和参与,在政府主导和教育、卫生各部门的配合与支持下,充分发挥学校、家长和眼防控中心三方共管的作用,不留空当,才能保障学生视力健康水平不断提高。“医疗机构要制定学生视力健康管理的技术标准和工作规范,建立和完善眼健康档案,实施动态监测,跟踪管理。”顾国贞说。而作为一名老教育工作者,张洁认为从教育部门的角度,学校应培养孩子保护视力的意识,为孩子创造足够的户外活动时间和空间。同时,他也呼吁家长对孩子的视力给予更多关注,以身作则,给孩子做好保护视力的榜样,控制孩子使用电子产品的时间。

    严峻的“缺才”现实

    眼科医生以及验光师人数远远不足

    制约我省相关工作

    人才情况

    目前我省眼科医生共350人

    验光师人数仅103人

    一些市县医院没有眼科

    而在海南省学生眼疾病筛查项目开展的过程中,政府部门负责人和专家们也注意到了一个颇为严峻的问题——面对庞大的青少年近视群体,眼科医生以及验光师人数却远远不足。

    据省卫生计生委提供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我省眼科医生共350人,但其中屈光专业的眼科医生只是很少一部分,各级医疗机构的验光师人数总共也只有103人。在海南省学生眼病筛查项目中,肖璇也发现,海南的眼科医生人才十分缺乏,特别是很多市县的医院连眼科专科都没有,更别提验光师了,好点的地方可能有一两名验光师。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生眼疾病筛查项目专家组成员发现,有些市县医院因为专业医生的缺乏,难以顺利开展筛查工作。甚至有些市县医院的眼科医生缺乏屈光专业方面的知识,没有意识到这项工作的重要性,推进也不够积极。

    我国的视光教育在上世纪80年代末才开设,而且只有温州医学院、天津医科大学、中山医科大学等屈指可数的大中城市的高校设有眼视光本科专业。

    “无论是为孩子检查屈光问题,还是为孩子配角膜塑形镜、框架眼镜等,都需要专业的验光师进行操作,并进行视力的分析和追踪。一名专业的验光师,需要经过严格的培训。”肖璇呼吁,社会应该给予验光师更多的重视,政府也应该进一步重视验光师的培养。

    吴树行建议,可借助国内著名医科大学的力量,在我省联合开展验光师的培养。

    在记者的随机调查中,发现很多家长并不了解给孩子配眼镜需要到专业的医疗机构让专业的验光师进行验光。“一般不都是到眼镜店去测下视力配眼镜吗?我从没听说还要到医院去验光配眼镜的。”9月2日,在琼海市一家眼镜店内,一名带着孩子前来配眼镜的家长如此说道。

    “如果眼镜店缺乏专业的验光师和磨镜师,配出来的眼镜不符合孩子对眼镜的需求,反而会导致近视度数不断加深。”肖璇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对社会上一些良莠不齐的眼镜店进行规范性管理和监管,并加强对验光师的培训。

    学生眼疾病筛查作为为民办实事的项目结束后,后续的工作又该如何延续?这是吴树行一直考虑的问题。“希望政府能够将学生眼疾病筛查列入公共卫生服务的范围,将这项工作常态化。”在吴树行看来,如果能够将眼疾病防治的关口前移,做好预防工作,那么也能有效减轻因眼疾病带来的社会负担和经济负担。(记者 符王润)

在线咨询专家在线预约挂号
Tag:

精品项目

患者感言